当前位置: 红网 > 湘商频道 > 正文

争做乡村少年“点灯人” 热血湘商助燃“书湘计划”

2018-01-19 15:56:46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李军奇 编辑:刘秋平 实习生 曹倩

学生们收到的捐书。

学生们收到的捐书。

浙江省湖南商会收到会员的捐书。

  红网通讯员 李军奇 长沙报道

  “小时候,天蒙蒙亮走几公里去学校。夏天还好,特别冬天不愿意从温暖的被窝爬起来,头一天晚上,母亲会把第二天中午的菜留出来带到学校。记忆中,除了读课本上的知识我们没有阅读习惯,因为课外书籍对我们来讲是种奢侈。”从湖南平江走出的毛瀚铧,深知乡村少年求学求知的艰难,现在,她身为北京青年创业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在得知为湖南全省乡村学校筹集村图书的“书湘计划”后,特别高兴,“这个公益活动第一阶段,就是帮扶我们平江,我也会发动在京的平江人开始募捐”。近日,商会活动家伍继延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了新年愿望——联合百家湘商商会,集合湘商力量,将城市里的闲置图书输送至三湘大地广袤乡村,让书香满湖湘。这项名为“书湘计划”的消息发出后,海内外湘商踊跃报名,纷纷咨询捐书或捐款详情。倡议书发出十天后,截至1月16日,爱心商会及合作伙伴已达94位,松霖集团、浙江省湖南商会等企业或商会发动员工或会员企业掀起捐书热潮。

  做“乡村孩子们求学之路的点灯人”

  1月3日,伍继延在厦门碰见湖南异地商会联合会会长周华松,沟通“书湘计划”事宜。那时候倡议书尚未发出,周华松马上表示支持。多年来他一直捐助教育。他的母校南华大学最大的一笔捐助1000万就是他捐出的。2016年10月,在一次公益项目“育才行动”推介会上,周华松当场捐助了10万元现金。不久,“湘商育才·助学圆梦”的教育专项基金也应运而生,由湖南异地商会联合会发动爱心企业捐赠50万元,资助品学兼优、家庭贫困的在湘就读大学新生100人,从2017年开始,每年资助50人,每人5000元。

  浙江省湖南商会是第一个正式发文响应“书湘计划”的湘商商会。会长黄勇没想到第一天就收到了会员企业50本书,第二天就有了360本。浙江省湖南商会多年来一直组织会员企业从事公益活动,“对教育公益,我们商会特别在意,它有助于孩子打开视野,养成读书的习惯。”

  从长沙“芙蓉王”的华丽登场,到南宁“真龙”烟横空出世;从金鸡奖、百花奖颁奖晚会策划,到中国杰出湘商评选,著名广告人程兴国用一系列成功的策划,刷新着行业记录。对于“书湘计划”的义举,他表示鼎力支持。

  “为乡村学校构建千万个开放性图书角,让学生们养成爱阅读的好习惯,这是改变一方人命运的义举,是乡村孩子们求学之路的点灯人。”长年在厦门从事艺术心理教育的湖南人钟红更有感触。她觉得“书湘计划”可以让公众改变对商人特别是湘商的看法,“新湘商不仅继承吃苦耐劳的传统,也展示大爱团结的新气象。”为响应“书湘计划”,钟红加班赶制了一个精美的H5,号召大家捐书,“五本合格书换一次课程,计划是送200次体验课,捐1000本合格书。”

  海外湘商争先恐后加入反哺故乡行列

  海外湘商是湘商的重要力量。在“书湘计划”倡议书发出后,海外湘商争先恐后,加入反哺故乡的行列。

  身在菲律宾马尼拉的向希平,巳年届七十,从事商业多年,目前专职菲律宾湖南商会事务。他旅居海外多年,一直关心家乡的变化,听说“书湘计划”后,争取尽快回长沙,清理自家藏书,并发动在国内办合资企业的会员清理藏书捐孩子们,“捐一本书,将改变一个孩子的命运。”向希平如此感慨。

  “我是‘书湘计划’发起人伍继延的父亲伍平林老先生的学生,用书籍反哺故乡,我们必须支持。”一位常年旅居加拿大不愿具名的湖南人如此解释。因为不便寄送图书,他捐资一万元。在他印象中,伍平林老先生把毕生的精力和满腔热情都无私奉献给了三尺讲台和学生。2011年10月,两位老人捐出毕生积蓄50万元,在从湘阴一中走出去的儿子伍继延、伍继志支持下,成立了“伍龙励学基金”,每年向30名湘阴一中品学兼优的贫寒学子发放,每年助学金额5万元。这次捐助,他说于公于私,他都应当出分力。根据一对一定向帮扶规则,需要在图书角牌匾上写上者姓名,他一再推让。

  湖南人文菲取得了法国语言文学博士学位后,在法国传媒界闯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新天地。她领头创立的法国湖南商会,成为中国内陆省份在欧洲的唯一省级民间商会组织。文菲不仅是一位智慧的文化湘商,还是一位十分热心公益事业的社会活动家。她团结在法华人华侨,积极为祖国各地的发展添砖加瓦。1999年,她参与策划广西桂林城市污水处理及漓江旅游规划;2000年,她相继策划了湖南、广东、云南等六省在巴黎的旅游项目推介及招商;2008年,她参与杭州西溪湿地规划和江西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科学馆的策划,还有参与海南岛国际旅游岛的打造等众多活动……这次她也表示会积极响应“书湘计划”,发动在法国的湘商反哺故乡。

  精准公益,公开透明

  杨武是在上海奋斗的湘商,过去参加过拍卖会助学和捐助希望小学,在他看来,由于历史原因和地理原因,湖南很多地方发展不平衡,甚至有的地方经济很穷,意识很穷,“我觉得有必要通过‘书湘计划’给他们带来观念转变、思想转变,尤其是缺书的孩子带去新的滋养,这比在每个村捐100万更有意义!”身边没有适合孩子的旧书,他成了第一个捐钱的湘商。

  一个没有湖湘文化支撑的湘商,是走不长远的;没有好书读的湖湘乡村,是无法持续为湖湘文化输入有价值的血液。读书,无疑价值是巨大的,“书湘计划”的社会价值毋庸置疑,但不少湘商关心的是怎么让这项公益活动能可持续性进行下去。他们纷纷出谋划策,意见中肯。

  在浙江从商二十多年的黄勇认为做公益要精准。“我们不论是捐钱还是捐书,要清楚这些财物流向哪里,去了哪个学校,哪个班级,谁签收了,谁监管。都要向社会公布,清晰明了。”就像快递,一查单号,清清楚楚。这样一来,“既对公益活动有了信任感,捐助人也有了成就感。”

  对于“书湘计划”期待,毛瀚铧赞同发起机构要及时向社会公布,有项目的追踪报导,这样可以让更多爱心人士加入进来。对于这次公益活动的成效,钟红充满了信心,她相信全国湘商的能量。为了让孩子们尽快拿上好书,她建议在每个省市都设有带头人,便于联动和管理。也希望图书角建成后要跟踪,切实让学生们养成爱阅读的习惯。

  在上海从事地产多年的杨武希望湘商之后,能有更多的湖南人参与期间,活动能持续5年、10年、20年。只有这样,“才能深入持久地影响湖湘乡村少年。”钟红也希望“书湘计划”发展成一个公益大平台,“我们个体的小愿望可以汇入江海了。”“湖南人天生的文化基因要代代永续,‘书湘计划’就有存在的必要。”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