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湘商频道 > 正文

《中国经济的数字化转型:人才与就业》报告发布

2017-11-23 09:33:53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杨淑华 编辑:刘秋平

中国数字人才分布“南强北弱”,为职业发展坚守“北上广深”

数字人才分布最多的15个城市

数字人才Top 10城市数字化转型优势产业:数字人才视角

“引领型”(左)与“快速成长型”(右)城市需求最高的十大数字经济职位

  红网时刻11月22日讯(记者 杨淑华)随着我国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互联网信息技术与传统产业的融合已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新动力,数字人才成为影响我国经济数字化转型进程的重要因素。

  为了帮助各级政府及业界更好地了解我国经济的数字化转型以及数字人才的发展现状与趋势,11月22日,清华经管学院互联网发展与治理研究中心联合全球最大的职场社交平台LinkedIn(领英)发布《中国经济的数字化转型:人才与就业》报告。报告以领英“经济图谱”数据为基础,围绕近三年间中国数字人才的工作履历、职业技能、增长数量和流动轨迹等维度进行深入分析洞察,并据此为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与人才强国战略布局建言献策。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清华经管学院互联网发展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陈煜波教授表示:“随着中国经济数字化转型的不断深入,数字人才日益成为我国创新驱动发展、企业转型升级的核心竞争力。我们提出的数字人才不仅是拥有ICT(信息和通信技术)专业技能的人才,更涵盖了其他与信息技术专业技能互补协同的跨界人才。具体而言,我们从价值链的数字化转型角度出发,将数字人才分为六大类:数字战略管理、深度分析、产品研发、先进制造、数字化运营和数字营销人才,对我国数字人才的总体及各个区域的就业、需求与流动现状和趋势做了系统的研究。”

  从“移动互联时代”跨越到“智能时代”,数字技术不仅推进着各产业的更迭,也为劳动力市场带来了颠覆性的改变。领英国际工程团队负责人兼领英中国代理总裁曾志恒先生表示:“中国的数字人才数量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什么样的人才最稀缺?针对这些当下亟待解决的问题,我们以领英平台上包含人才画像、人才流动趋势的‘经济图谱’为基础,与清华经管学院互联网发展与治理研究中心联合展开针对中国数字人才的研究,从宏观层面向政府机构献言建策,助力他们制定更为科学的人才扶持策略,培养出紧跟时代需求、面向未来的数字人才。”

  领英在中国拥有超过3,600万的个人用户,这些用户毕业于1.5万多所国内外院校,分布在36.4万家企业,拥有超过2.3万项技能。本次研究筛选了其中72万数字人才,多维度提取用户画像并跟踪其职业轨迹,以此预测不同地区的人才流向、雇佣率、受雇主欢迎的技能等人才趋势层面的信息。

  报告发现,中国数字人才的分布与数字经济的发达程度表现出高度一致性,数字人才分布最多的十大城市依次为: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杭州、成都、苏州、南京、武汉和西安,人才储备表现出明显的“南强北弱”,京津、长三角和珠三角是数字人才最集中的三个区域。与近几年频繁见诸报端的“逃离北上广”现象有所不同,数字人才的流动依然体现出向一线城市聚集的趋势,上海和深圳是过去三年中数字人才流入最多的城市。而杭州对于数字人才的吸引力已经超过北京,过去三年人才净流入排名仅次于上海和深圳。

  制造、金融、消费三大产业领航“互联网+”,不同地区数字化优势各异

  报告显示,约50%的数字人才分布在互联网、信息通信等ICT基础产业,其余分布在以制造、金融和消费品为首的传统行业。同时,不同城市在产业数字化转型方面的人才优势各有不同。

  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和杭州是推动中国经济数字化转型的“引领型”城市,在数字人才储备和人才结构方面具有很大优势。其中,北京和杭州的ICT基础产业的人才比例显著高于ICT融合产业,在大数据分析领域人才优势显著。上海、深圳ICT融合产业中数字人才的分布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分别占比达22.7%和17%。此外,与全国总体水平相比,深圳、广州在消费品、金融等行业表现出较强的人才优势。成都、苏州、南京、武汉和西安是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快速成长型”城市,数字人才正在从ICT基础产业转向融合产业,部分城市如苏州已经在制造业积累起突出的数字人才优势,人才比例高达44.6%。

  在全球数字经济进入加速创新和深度融合的时代背景下,中国经济的数字化转型迈入了从需求端向供给端扩展的新阶段,数字经济的发展重心从消费领域向生产领域转移,与消费领域数字化转型主要依靠海量互联网用户的“人口红利”相比,生产领域的数字化转型将更加依赖“人才红利”。

  大数据与人工智能领域人才缺口明显,“技术+管理”人才一将难求

  从职能角度而言,目前中国85%以上的数字人才分布在产品研发类,而深度分析、先进制造、数字营销等职能的人才加起来只有不到5%。虽然当前网络上关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新闻和信息铺天盖地,但从数字人才的分析来看,大数据分析、先进制造、数字营销等新兴技术相关职能的数字人才存在较大缺口,新兴技术人才和创新型人才培养方面存在滞后和不足。

  数字人才的需求方面,中国对数字人才的需求最多的职位主要集中在ICT基础产业的研发和运营部门,岗位集中在中层职位,同时对入职门槛低的职位需求逐渐下降。就不同城市来看,由于ICT产业的迅猛发展,北京对数据分析师和嵌入式软件工程师的需求呈现上升趋势;在上海,电子商务专员类岗位的需求在逐年上升;在文娱产业发达的成都,用户体验设计人才的需求逐渐上升;与苏州的经济战略定位相符,其数字人才很大比例集中在制造业,且一直维持较高需求。

  整体来看,虽然编程技能和数据分析技能需求占据主导,然而随着数字产业走向成熟,企业除了强调编程技能,也逐步更加看重人才的技术、管理和领导力等综合技能。近年间,项目管理、产品运营等“技术+管理”类技能的需求呈现出明显的上升趋势。

  通过报告的核心洞察,教育行业可根据职位的供需趋势更好地规划人才培养的方向,政府也可更好地了解人才流动方向、技术缺口等,以此制定有针对性的引才策略,更好的连接人才与机遇,实现共同繁荣的未来。陈煜波教授建议道:“通过对数字人才的深入洞察,无论是国家还是地方,对我国总体和各地数字经济的发展,以及经济的数字化转型可以有更清晰的了解和定位。政府部门对数字人才的吸引和培养将更具有针对性,以需求为导向建立有效的人才引进和培养机制。吸引和留住数字人才需要从产业基础和创新环境等多方面因素着手,各地应通过打造产业优势、营销创新生态系统、提供多方位的保障性条件来吸引数字人才。”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